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电话:+86-0000-96877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秦朔:中国制造当下创新的力量远远高于停滞的

时间:2021/08/03    

  如何看待2021年,吴老师在7月23日24日的年中经济论坛上说,要“回到现场”。同样在这次论坛里,有一位老师,也十分擅长“回到现场”。他常年奔波在企业一线进行调研,并十分擅长通过严谨的逻辑表达,将在“现场”看到的、想到的,对我们娓娓道来。

  “几组数据+结论”“几个实际案例+结论”式的表达习惯,在他本次的演讲《中国产业创新:从2021开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今天为大家奉上这篇精彩的演讲。

  我想它不仅仅是我们整个中国经济自身升级向上发展的一个需求,也是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在很多卡脖子的核心技术方面,我们没有办法再依靠过去全球供应链过程中互补,我们只能自己去突破。

  所以未来的产业方向,就不能再是过去的平行移动,或者外延扩张,而必须有一种内涵的跃升,这就是产业创新的含义。

  讲到产业,我自己多年来也是非常关心中国的工业和制造业。就像PPT显示我们在联合国公布的41个大类、207个中类、666个小类的所有工业制造业门类里面,中国是全覆盖。这在全球也是唯一的。

  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制造业的增加值就已经是全球第一,19.8%,那一年美国是19.2%。经过了十年,2020年我们到了28%,遥遥领先。

  第一就是我们中国,第二是美国,第三是日本,第四是德国,第五是韩国,第六是印度,第七是意大利,第八是法国,第九是英国,第十是墨西哥。

  现在很多人认为未来有可能对中国构成挑战的三个制造业新兴国家,也就是印度、越南、墨西哥。

  这三个国家要想挑战中国这样的地位,我个人认为几乎是不太可能的。它们各有各的问题,总体上最重要的问题是,它们没有像中国这样具有内生的自我循环、自我提升、变革创新向上走的能力。

  越南因为比较多的是依靠外资,所以有一个绰号叫“三星共和国”,三星创造的GDP在越南非常非常巨大;墨西哥也主要是依靠外资,特别是墨西哥的一些加工工业区,依靠美国等的转移加工组装,但它内生的力量也不行;印度稍微好一些,如印度的仿制药、钢铁、汽车,但是印度在整体的科研水平、劳动力素质以及全面营商环境,跟中国的距离非常非常大。

  讲到中国制造,很多人都特别有信心,可是要讲到中国创新,很多人就说,中国到底有什么创新呢?在学术界以及国外很多媒体,讲到中国创新时就会有很多的问号。

  第一个是觉得,中国更多还是拷贝。最近一个新闻,宁波海关查处了很多出口产品有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因此把它们给扣住了。所以就觉得说,你是拷贝,你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不够。

  第二个问题,是觉得对环境的污染比较大。虽然我们一直在强调绿水青山的重要性,在环保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我们现在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还是占全球排放量的大概28%。换句线%的GDP,我们产出是17%,但我们的排放是28%。那就意味着我们的排放量是超出了跟GDP匹配的这个数字的。

  这主要是由我们的产业结构决定的,我们更多还是一个制造业的大国,其实我们制造业在全球增加值的占比28%,跟我们的碳排放占比基本是对称的。

  第三个问题是,大家讲到中国创新,就觉得中国更多是血汗工厂,是汗水经济,而不是聪明经济,所以现在很多年轻人也不太愿意去制造业的工厂当工人,尽管工厂的条件、收入各方面已经改善了很多。

  第四个问题是,想到中国创新就觉得我们的产品附加值比较低,说中国出口10亿双的袜子才能进口一架飞机。

  最后一个是,中国在原创方面是比较缺乏的。当年日本东芝有一个说法,它说中国的企业都像是水果贩子,它们没有耐心去好好地种水果,它们也不好好去种那种优质基因的水果,它们就看到市场上有什么需求,它们就当水果贩子,去组装、去仿冒,去尽快提供给市场。

  因此,我们谈到总量、增加值的时候我们很有信心,当讲到产业创新的时候我们的信心就没有这么多。

  我们产业的根本问题在哪里?我们的规模很大,但是我们不强;我们的门类非常全,但是我们不优。

  具体有四个方面的问题:自主创新能力薄弱、基础配套能力不足、部分领域产品质量可靠性有待提升、产业结构不合理。

  比如说自主创新能力薄弱,表现在哪里呢?大部分的装备研发设计水平很低,试验检测的手段不足,关键共性技术缺失,技术创新处于跟随阶段,底层技术的黑匣子没有突破。

  我们每个人都在用手机,生产手机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贴片机,目前的贴片机基本上在用日本的富士等,以及德国的;芯片中很多的关键生产设备,特别是光刻机大家都比较清楚,我们这个不行;我们用的各种显示屏,大部分是液晶面板,生产液晶面板过程中的最重要的设备之一是曝光机,还有生产OLED最重要的真空蒸镀机,类似这样的,基本上也是全部要进口。

  我去过深圳的华星光电,目前在液晶面板领域里面已经做到了全球领先,很了不起。但我去看过在深圳的T1生产线,有十台大型曝光机,无一例外都是来自日本。

  哪些是我们的呢?在后端检测等领域是我们的国产设备,但是核心生产设备,以及上游进来的原材料(比如说玻璃是用日本旭硝子)还是高度对外依赖;我们手机里面贴片要用的胶,基本上是3M的,我去看蔚来的工厂,结构胶用的是陶氏化学的。在这些核心原材料、元器件关键的这些地方,我们有比较大的差距。

  即便有些东西是我们可以做的,比如说消费级的电容电阻,一点都不难做。但我们手机里用到的,基本上也是进口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稳定性不够,还是会有少数次品。

  中国工程院做了一个“制造强国发展指数”,这个发展指数用了四个指标:规模发展、质量效益、结构优化、持续发展。

  用这四个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强国指数,就发现中国的主要优势是在“规模发展”。因为评价体系赋予规模发展的权重只有20%。按照这个来排,中国在世界上仍然是第三梯队:第一是美国,第二是日本、德国。

  刚才我谈到的是从实体的意义上,也就是硬实力的意义上,我们还有蛮多的差距。

  再从品牌上来说,今天新国货崛起,中国本土品牌所代表的价值,已经得到了我们包括在座所有朋友在内的充分认可。但是我们也看到,在全球市场意义上来看,我们还不是一个品牌强国。

  我举的例子是用Interbrand品牌100强,Interbrand衡量一个品牌的价值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求你在母国市场以外的销售额或者利润额,一般它要求要25%到1/3,这是一个前提条件。

  中国在这个榜单里面,最多的时候只有2个公司,一个是华为、一个是联想。2020年只剩下华为。可见从全球消费者认可的意义上来讲,中国不能称为品牌强国。

  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十四五”和2035远景目标讲得很清楚了,就是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

  比如说我们的嫦娥5号,实现了地外天体采样的返回;我们的天问1号已经开启了火星探测,我们海斗一号是万米的海试;我们的奋斗者号已经成功坐底;C919大飞机也在准备运营;我们“缺芯少屏”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

  从芯片意义上,时间可能需要更长,但是从液晶显示上,我们的企业已经赶上去了。在军事领域里面,比如说歼20、东风17弹道导弹的研制,这里面也有大量自己的技术。

  上个月我在上海跟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总设计师做过一个交流,我特别高兴的是听到了两件事情:

  这张图它反映中日韩泰越这几个亚洲国家,都是出口很厉害的国家,它们从1985年到2017年整个制造业的发展。

  这张图越往左它反映的是出口的制造产品越简单,就是服装、玩具、鞋子,越往右就越复杂。越往上你出口的份额越高。

  中国的情况是出口的份额越来越高;同时中国不仅往相对复杂制造的机电产品、装备产品等等突破。

  比如我们三一重工的挖掘机在2020年变成世界第一了,而玩具、服装、鞋子这些人们以为是简单加工的,中国仍然是很强。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通吃的模式。就是说高精尖的在弄,简单的也在弄,而且我简单的里面还能做出不简单。

  以我调研过的申洲国际为例,它是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lululemon等品牌非常重要的代工商。

  它是给品牌做代工的,可是如果去查申洲国际和耐克的年报就会发现,申洲国际的净利润率是耐克的2倍。

  原因之一是申洲从在澳大利亚种棉花,到面料,到加工,到所有的环节,纵向一体化,所以它可以做到成本最优。但更重要的是申洲国际在制造环节的过程中有很多技术专利,尤其是面料。

  它2002年逐步切入高附加值的运动服饰赛道,专注于面料研发,到2019年底已拥有新材料面料专利143项。2012年,耐克推出针织跑鞋鼻祖级产品Flyknit Racer,需要供应商为其生产鞋面,有的供应商选择了放弃,但申洲果断决定为耐克重金购入多台生产设备,此举不但强化了申洲与耐克的合作关系,也成为其后来业绩增长的重要驱动力。申洲国际与优衣库共同研发的功能性面料Airism、与耐克共同研发的透气面料Tech Fleece等等,最终都转化成了终端销售额。

  大家都知道有一个椰子鞋,它就是在材料上有很大的突破。申洲国际也是这样,在制造环节上有专利,这就是有附加值的、有专利技术的制造商。

  展望未来,中国创新的新型基础设施也非常好,到2020年12月中国网民数量达到9.89亿,普及率70.4%。此外还有移动支付的普及化,工厂网络和供应链网络,物流配送体系等。

  我曾经去广州调研过一个新消费的企业,逸仙电商,它们旗下有像完美日记这样的品牌。这个公司2016年才成立,创始人都是岭南学院学经济、学计算机的,并不是学美妆的,为什么可以在这个市场里面那么快地起来?

  当然他们有一定的基础,比如他们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在网上开一些网店;工作的前几年有人在宝洁,有人去了国内化妆品企业,有人在做电商的服装,他们对于电商运营有一定的能力。

  但最最重要的是,2015、2016年的时候,他们认为,由于中国的基础设施的改变,他们有可能在非常高的起点上去创业。

  2015、2016年,我们清晰地看到中国经济的基础设施已经搭建完毕,包括支付、物流、交易、云和大数据。还可以利用微信等生态快速获得用户。如果说之前是基础设施建设期,是流量红利期,猪都能飞,当基础设施搭建好之后,对有专业能力的创业者来说,真正的创造时代刚刚开始,于是我们选择消费品这个赛道创业。

  这个时候,今天的所谓“人货场”跟原来的“人货场”的概念就很不一样,今天的消费者是被贴了很多标签的个体,如果他们的标签有很大的相似性,他们就会变成一种新的人群。而今天的货,很多都不需要你到线下的某个网点去购买,而可能是在非常碎片式的各种各样的触达中出现,你只要点击,那么接下来的支付以及送到你手里这些环节,它都已经是相当于社会的水电煤气一样(基础设施)那样在那里了。

  因此,今天新型的创业者利用这些基础设施去创业,因为它提供了跟之前很不一样的条件,如果你会做,你会做得很快。

  此外,我们国家的营商环境也有很大改善。中国在2019年世行营商环境评估中位列第31位,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经济体。

  我和大家报告上面这一段的意思是,由于我们的基础设施环境和营商环境的改变,事实上会为那些有创新想法的新创业者提供机会。中国原创产品的时代已经到来。

  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喜茶,大家都知道最近刚刚完成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估值已经到600亿,这是非常本土的中国茶文化跟现代做法相结合的品牌。

  另一个是大疆无人机,美国90%多的市场都被大疆占据。日本人把大疆的一款产品Mavic Air 2解构了,发现230种零件约8成是通用品;570克重量;1块基板(10×4厘米)安装了控制和通信半导体、传感器等10个半导体零部件,零件中80%都是通用件。

  什么是通用件呢?就是很多消费类电子都会用到的零件,这样的话不用做专用件,做专用件要专门定向开发,开模具,成本高,这就是我们的配套优势。

  另外,我们有大量的工程师,虽然一开始遥控的软件没有美国当年一些创新公司那么强,但可以不断升级,不断改进。最后不仅硬件便宜,而且软件的升级能力也比较强。更重要的就是由于我们的配套,可以快速生产出来,得到市场检验。而在美国没有这样的配套环境,你要想组装一台无人机非常非常麻烦。

  接下来我和大家再比较具体地讲一讲产业创新,从国家产业政策上它会是什么样的方向。

  不久前的科创板修订通知显示,限制金融科技、模式创新企业在科创板发行上市;禁止房地产和主要从事金融、投资类业务的企业在科创板发行上市。

  那么鼓励什么呢?发行人依靠核心技术形成的主要产品(服务),属于国家鼓励、支持和推动的,如关键设备、关键产品、关键零部件、关键材料等,并能实现进口替代。

  我在上海接触到的一些创业者,现在非常关心国外一些技术专利什么时候失效,比如他们会盯着3M,盯着陶氏化学,盯着杜邦,看你的专利什么时候失效,我在这个时候就切入,因为就没有专利墙了。在你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的性价比能力,做出更便宜的好产品,慢慢就可以替代掉你。

  科创板支持的产业方向主要是6个: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高端装备领域、新材料领域、新能源领域、节能环保领域和生物医药领域。

  在张江,在苏州,我去拜访和调研过不少生物医药企业,今天他们的竞争力已经不仅仅是Me too Me better,已经要做Fast Follower,我是跟着你,比如国外某个靶点突破了,那我更快速度切入,而且基本上双边同报,不仅在中国的药监系统报,也在美国FDA去申报。我相信大概1015年的时间,中国在生物医药方面会有很多成就。

  基于中国新的基础设施,基于中国新的消费者,以及新的创业者,所以一批中国的品牌脱颖而出,比如智能电动汽车中的蔚来、小鹏、理想等等;小家电里的小熊;美妆里的花西子、完美日记;还有内衣品牌、模玩、扫地机器人、咖啡、饮品,非常非常多。

  不仅很多品牌在中国市场创造了奇迹,也有一些中国本土企业通过跨境电商方式已经成为全球的奇迹。比如Shein。

  这张PPT上有一个表格,这个表格讲了美国年轻消费者里,特别是收入相对偏高一点年轻消费者里,他们最喜欢的购物网站是什么,亚马逊遥遥领先,有56%的比例。第二个是中国的企业Shein,它有7%的比例,而耐克只有5%。过去几个月里,全球消费者下载最活跃的购物网站就是Shein。

  Shein的创始人2006、2007年时才在青岛的一所大学毕业,然后去南京做搜索引擎优化,从这个角度出发慢慢知道了互联网的一些玩法,开始去用电商卖婚纱。

  为什么卖婚纱呢?因为卖婚纱在中国,比如说50块钱人民币,跨境电商上可以卖50美元。但这个婚纱市场做不大,他就去做了服装,其实是在做快时尚。不仅是快时尚,已经变成实时时尚,Real time fashion,它的崛起意味着像ZARA这一类企业将来的命运就是江河日下,它在线上发展得越好,ZARA在线下关店的速度就越快。

  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好?因为我们中国有强大的供应链优势,我们从面料、成衣到加工、制造,有几百家面料厂和几百家成衣厂围绕在番禺、广州那一带,做Shein的供应链。它的上新速度比ZARA还要快一半的时间。

  另外,它在流量端,在获客端的玩法,基于在中国非常丰富的经验也是走在前面的,充分应用Facebook、Instagram这一类全球社交媒体,让很多网红、准网红、KOL,各种各样,可能在国外来讲就几百人、几千人关注,他也会去联络。我给你试用一些数量,给你一些提成,你分享完只要达成了销售,那我给你提成。

  所以它在全世界形成了一种风潮,而且在每一个市场几乎都适用,用ZARA一半的价格,打造出类似的品质。而且它的宣传包装,摄影师拍出来Model的效果也很高大上。中国供应链加上互联网的玩法,它有很大的创新。

  因此,我们经常说中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觉得中国创新和成长的力量还是大大高于停滞和衰退的力量。

  中国经济很博大,什么门类都有,总的规模很大,但是不够精深。高精尖问题、关键元器件、核心材料、关键技术、关键设备、底层系统等等,我们的精深度不够。

  为什么精深度不够呢?我也经常拿这个问题去问很多跨国公司。其实很重要的是时间,尤其是那些有相当多技术和技能要求工种上的时间积累,这就是所谓的工匠精神。比如我们在PLC可编程逻辑控制器领域,精密控制领域,特别是跟电相关的控制领域,还是离不了西门子、ABB类似的公司。我们高铁有很多自己的创造,但在高铁控制系统、电的控制系统里基本上还是要用它们的技术。

  我问过西门子,为什么你们在这方面会做得这么强,到现在没有办法替代。一般中低端可以,我们的德力西、正泰,很多中国企业已经做得很好,但高端还是有问题。他们告诉我的结论是,西门子里面有很多做PLC控制系统的人,而且不同的应用场景里的PLC控制系统是不同的,很多人可能做了一辈子,做了几十年。

  在中国有没有这样素质的人?有。但他一旦表现出一定速度就会被提拔做管理干部,所以我们在复杂的知识创造和工艺加工方面熟练的工程师,这个队伍怎么让他们对岗位有更好的向心力和持续性,我们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因为这样才能在底层长期积累后变成你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经常讲瑞士精工,我们经常讲荷兰的光刻机,在德语区有很多这一类高精度复杂制造的能力,它是需要人的持续不断坚持和投入。这就是精深的问题,无论是芯片,无论是核心的零部件,无论是材料、操作系统等等。

  我们现在整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国民经济比重在36%左右,但是你如果仔细来看的线年的,2020年要刷新一版。

  最新的数字,工业已经超过20%了,服务业达到了40%,我们现在打车、点外卖都是服务业。在线教育,虽然这两天股价跌得厉害,但这都是服务业。这个服务业的数字经济渗透率非常高,已经40%了。但工业、农业还非常低,数字经济在农业、工业等领域的应用,是未来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1990年到2009年出生的所谓Z世代新型消费者,中国已经有3亿多了,跟他们相结合的消费,就会非常火爆。

  这是一个什么含义呢?我去调研过两家企业,一家是上海的远景科技集团,主要做智能风电和风电物联网,类似这样的方向。二是总部在西安的隆基股份。能耗和碳排放不完全是一个概念。为什么呢?比如在这个大厅里,我们要用电、用空调,大家才舒服。换句话说,人均能源使用在某种意义上是表明了你的生活方式的现代化程度,家里现在用空调、冰箱、洗衣机,哪个不要用电呢,哪个不耗能呢?

  中国人均的能耗水平现在并不高,我们为什么说在城市里的生活水平相对比较高,农村相对比较低,其实人均享受的能源消费量的高低就是一个评级指标。我们现在讲节能减排,在很多方面是要去大力推动,但并不意味着能源消耗这件事情本身是坏的,是不对的,因为这是整个工业文明以来的趋势。

  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于能耗过程中碳排放,排二氧化碳,减碳是全球比较公认的共识。

  换句话说,人均能耗不仅不降低,还可能再增加。但能量更多用可再生能源提供,而不是用化石能源来提供,因为化石能源的话就会有很多碳的排放,所以这就是我们国家为什么太阳能、风能、生物能、氢能等最近特别热的原因。

  我上个礼拜才专门去隆基调研这方面的事情。按照隆基总裁李振国先生的描述,“光伏+储能”会在未来十年成为主力能源,现在光伏发电本身已经可以到1毛钱左右,即便是加上储能因素大概1毛4左右就可以了,完全是达到平价发电水平。当然这里还有电网要消纳的问题,要吸收,还有一些复杂的问题。

  但从整体上来讲,可再生能源未来发展前景是非常光明。将来海水淡化、沙漠绿化等问题都可以解决。沙漠绿化之后,有那么多绿色植物长出来,就可以把很多碳固化,甚至可以把人类以前排的碳减掉,那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向往的方向,它是一个根本性的零碳新工业革命时代的到来。

  我们这些年看到很多老字号的崛起,像中国李宁的复兴,我们看到了很多国潮品牌,尤其是国潮新品牌诞生,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很多品牌在充分运用中华文明的元素,以及全球文明元素,这个例子非常多,不一一展开,这也是能提供未来产业创新,提升附加值、提升品牌价值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很多人说全球化面临很大的问题,脱钩等。但事实上大家可以看2020年整个中国在疫情冲击下出口还在增长,可以看得到发展的前景。

  而且刚才我们已经讲到中国制造业的增加值占全球已经28%,中国货物出口已经占全球14%,这个在历史上都是非常空前的,日本、德国当年非常强大时货物出口占全球的比重只有12%左右。

  换句话说,你光出口,全世界慢慢地很难再买你这么多东西,因为它们进口你的东西并不能为本国创造就业、原材料采购、供应链建设,也不能很好地提升本国技术水平等,所以全球的趋势都会从高效供应链走向安全供应链。从外生供应链慢慢走向内生供应链,慢慢都会用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方法要求企业更多地投资本地市场、本地制造、本地服务。

  这个时候就不能只是靠出口,而要全球市场进行投资,全球布局,进入新的全球化阶段。

  新的全球化方式,对中国制造来说也不仅仅是移出,因为在全球投资过程中很多零部件采购还会从中国采购,它不简单只是一个移出问题,还可以带动中国的零部件的出口。根据TCL的测算,在国外工厂每创造100美元的价值,其中有60美元是从中国进口的面板等关键部件的价值。

  现在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开始考虑全球投资、全球市场。而且美国对我们加征关税之后,如果我们在墨西哥、越南没有工厂,在别的地方没有工厂,那么我们从成本上也没有竞争优势,因为你在中国生产会被加征20%、30%、40%的关税,之后没有办法和韩国等国家的制造竞争。那怎么办呢?你必须要到那些没有被加征关税的国家和地区,成为那里的企业,这就是全球化的含义。

  全球化不仅是出口,出口只是国际贸易,全球化就是要走出去,这也是中国未来一个很重要的方向。现在在这个意义上,包括跨境电商等,也已经显示出了我们的优势。

  总结我今天讲的整个核心,我给大家剖析了整个中国制造业的现状,我们的优势、不足,接下来的方向,以及有6个未来比较重要的产业创新趋势,从博大到精深、数智化、绿色节能、新消费结合、人文精神和文化的崛起,以及新的全球化。

  我的结论,新一代创业者,只要有创造力和创新思维,我们的产业创新还是有无限的可能。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版权所有:奥客彩网奥客彩网墙绘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