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电话:+86-0000-96877
粉碎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粉碎机 >

奥客彩网奥客彩网杀妻分尸案嫌犯申请精神鉴定

时间:2021/08/04    

  新京报讯(记者 苑苏文 实习生 陈思羽)备受关注的杭州男子杀妻分尸案,于5月14日上午在杭州市中院第二法庭开庭。杭州检方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被告人许国利。

  检方在起诉书中称,许国利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建议判处死刑。检方还指出,许国利曾有翻供情节。

  5月14日10时左右,新京报记者从庭审现场旁听者处获悉,许国利在庭上穿着白色的防护服,不愿回忆作案细节,“他说之前的供述里面已经有了”。

  提到杀人动机时,许国利的情绪一度崩溃。据许国利供述,他与妻子的矛盾主要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琐事,比如房子和钱,以及对小女儿的教育问题。

  5月14日上午,杭州男子杀妻分尸案在杭州市中院第二法庭开庭。图为法院门口。新京报记者 苑苏文 摄

  庭审现场参与者称,许国利自称和妻子的关系“平常表面上挺好的,但是后来这几年矛盾很大,主要矛盾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琐事。”

  许国利供述,“自己有一个分配的房子,需要夫妻共同签字的,但是妻子不愿意签字,却要我去搞定钱的部分”,且房子的产权和水、电、燃气,全部都是写妻子一个人的名字,“就因此心生了矛盾,积怨长期在心底。”

  此外,导致两人关系变化的还有小女儿的教育问题。其女近年来成绩滑坡较大,但是妻子“却一直不让我插手来管女儿的教育问题,我因为这些东西觉得压力很大,心生矛盾。”

  谈及此事, 许国利突然落泪,并称“我爱她,可是我也恨她,没有办法。”此后很久情绪才平静。

  庭审现场,被害人在案发当晚被许国利下了安眠药及窒息后,这个过程中是否醒来,成为庭审的一个关注点。许国利供述,妻子醒来过一次,但是醒来了以后没有挣扎,只是喊了一次他的名字。检方指出,这个细节只有许国利本人一个供述。

  检方还发问许国利,手上是否有伤口,其并未直接作答。对于事后曾去购买创可贴一事,他称这并不是用作案发后自己伤口的处理,而是日常用处。

  许国利当庭提出了精神鉴定,法院予以驳回,驳回理由是,许的杀人过程心思缜密,并在事后进行了撒谎伪装,且家族并没有精神病史。

  新京报记者获悉,为许国利辩护的是司法局指派法律援助律师,许国利未成年的小女儿未出现在法庭上。

  5月14日一早,新京报记者见到被害人来某利与前夫的女儿余某及其丈夫,两人正要驱车赶往杭州中院参与开庭。当被问及,许国利与来某利的女儿许某怡是否对开庭知情,余某丈夫摇了摇头,表情悲痛,此后他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记者注意到,该案同时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诉讼原告为许某怡和余某。许某怡今年12岁,余某今年30岁。当母亲来某利遇害去世,父亲许国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许某怡起初由姨妈抚养,如今由余某与其丈夫抚养。

  被许国利杀死的妻子来某利,遇害时51岁。2020年7月25日,杭州市公安局通报称,该案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件,2020年7月5日凌晨,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家中,趁妻子来某利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

  2020年7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同年8月6日,杭州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许国利批捕。

  2021年1月28日,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奥客彩网奥客彩网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宇在工作报告中提及,杭州杀妻案发生后,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前介入,今年1月5日,此案移送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一位曾接受许国利家属委托,后被解除委托的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初之所以想为许国利辩护,是因为“这类公众聚焦的案件,更需要有律师去介入,然后才能达到控辩的一种平衡,避免冤案,达到一个公正审判的效果。”

  这位律师认为,许国利的作案手法残忍,引发了轰动的社会效应,很有可能被判处死刑。

  新京报讯(记者 苑苏文 实习生 陈思羽)备受关注的杭州男子杀妻分尸案,于5月14日上午在杭州市中院第二法庭开庭。杭州检方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被告人许国利。

  检方在起诉书中称,许国利杀人手段极其残忍,奥客彩网奥客彩网情节极其恶劣,建议判处死刑。检方还指出,许国利曾有翻供情节。

  5月14日10时左右,新京报记者从庭审现场旁听者处获悉,许国利在庭上穿着白色的防护服,不愿回忆作案细节,“他说之前的供述里面已经有了”。

  提到杀人动机时,许国利的情绪一度崩溃。据许国利供述,他与妻子的矛盾主要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琐事,比如房子和钱,以及对小女儿的教育问题。

  5月14日上午,杭州男子杀妻分尸案在杭州市中院第二法庭开庭。图为法院门口。新京报记者 苑苏文 摄

  庭审现场参与者称,许国利自称和妻子的关系“平常表面上挺好的,但是后来这几年矛盾很大,主要矛盾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琐事。”

  许国利供述,“自己有一个分配的房子,需要夫妻共同签字的,但是妻子不愿意签字,却要我去搞定钱的部分”,且房子的产权和水、电、燃气,全部都是写妻子一个人的名字,“就因此心生了矛盾,积怨长期在心底。”

  此外,导致两人关系变化的还有小女儿的教育问题。其女近年来成绩滑坡较大,但是妻子“却一直不让我插手来管女儿的教育问题,我因为这些东西觉得压力很大,心生矛盾。”

  谈及此事, 许国利突然落泪,并称“我爱她,可是我也恨她,没有办法。”此后很久情绪才平静。

  庭审现场,被害人在案发当晚被许国利下了安眠药及窒息后,这个过程中是否醒来,成为庭审的一个关注点。许国利供述,妻子醒来过一次,但是醒来了以后没有挣扎,只是喊了一次他的名字。检方指出,这个细节只有许国利本人一个供述。

  检方还发问许国利,手上是否有伤口,其并未直接作答。对于事后曾去购买创可贴一事,他称这并不是用作案发后自己伤口的处理,而是日常用处。

  许国利当庭提出了精神鉴定,法院予以驳回,驳回理由是,许的杀人过程心思缜密,并在事后进行了撒谎伪装,且家族并没有精神病史。

  新京报记者获悉,为许国利辩护的是司法局指派法律援助律师,许国利未成年的小女儿未出现在法庭上。

  5月14日一早,新京报记者见到被害人来某利与前夫的女儿余某及其丈夫,两人正要驱车赶往杭州中院参与开庭。当被问及,许国利与来某利的女儿许某怡是否对开庭知情,余某丈夫摇了摇头,表情悲痛,此后他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记者注意到,该案同时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诉讼原告为许某怡和余某。许某怡今年12岁,余某今年30岁。当母亲来某利遇害去世,父亲许国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许某怡起初由姨妈抚养,如今由余某与其丈夫抚养。

  被许国利杀死的妻子来某利,遇害时51岁。2020年7月25日,杭州市公安局通报称,该案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件,2020年7月5日凌晨,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家中,趁妻子来某利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

  2020年7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同年8月6日,杭州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许国利批捕。

  2021年1月28日,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宇在工作报告中提及,杭州杀妻案发生后,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前介入,今年1月5日,此案移送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一位曾接受许国利家属委托,后被解除委托的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初之所以想为许国利辩护,是因为“这类公众聚焦的案件,更需要有律师去介入,然后才能达到控辩的一种平衡,避免冤案,达到一个公正审判的效果。”

  这位律师认为,许国利的作案手法残忍,引发了轰动的社会效应,很有可能被判处死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版权所有:奥客彩网奥客彩网墙绘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