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电话:+86-0000-96877
粉碎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粉碎机 >

宜宾19岁少女惨被男友杀害分尸数块丢河头···

时间:2021/07/29    

  宜宾三江纵横,水域宽阔,因为各种原因,每年出现在江中溺水身亡的情况并不少见。2016年4月16号有人报警,江安县临云寺附近的长江水域发现一具浮尸,但是这具浮尸却很蹊跷,尸体不仅装在编织口袋,而且残缺不全,很明显,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溺水身亡的意外事件,随着警方的侦查,一桩隐藏黑夜里的血案凸显出来。

  2016年4月16号,长江航运公安局宜宾派出所接到报警,江安临云寺附近的长江中发现一 具浮尸,民警打捞起尸体发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意外事件。

  据长江航运公安局民警介绍:“浮尸装在口袋里,相当于类似的农村装物体的编织袋的口袋,装的一个人体尸块在里面,打开编织袋以后,发现是人体的上身躯干,双臂双脚从关节处扭断,只有头在,从性别上看是一个女性。”

  根据法医勘验,这具人体组织的边缘部分被锐器切割,从腐败程度分析,死亡时间至少在七天以上,死因为窒息性休克死亡。在15岁至25岁之间,身高在1米65左右,头发发色为黑色,有16、17厘米长。除了这些基本特征之外,在死者的右耳耳骨下方,有一处微小的缺失。左耳和右耳分别都有三个耳孔,其中右耳耳愣下面有一个子耳的形状一小块缺失。

  长江航运公安局立刻成立专案组。办案民警兵分两路,一路沿江逆流而上,沿江展开排查,试图找到尸源,确定死者身份。另一路民警则将尸块带回公安局,进行更精密的DNA比对。

  据长江航运公安局民警介绍:“像类似杀人分尸案件,首先要确定的是想方设法找到被害人是谁,也就说要明确尸源,只有找到尸源,我们才能够通过被害人是谁来疏理与被害人相关的一些社会关系。”

  发出协查通报、寻找失踪人员,工作很快便有了进展。4月17号下午,专案组民警接到宜宾县公安局反馈,在当地观音镇有一名叫小莲的19岁女子,外出打工已经失联十余天,而失联的小莲,年龄、身高等特征,与长江边上的无名女尸非常吻合。

  据长江航运公安局民警介绍:“失踪人员小莲身高在1米65左右,失踪的时间是4月4号,她的耳朵,有一只耳朵跟现场发的尸块上的很相象。”

  由于浸泡时间太长,尸块已经高度腐败,完全失去了辨认条件。这具无名女尸,真的就是失踪多日的小莲吗?办案民警立马赶到小莲的老家,采集DNA样本进行比对。

  据小莲的爷爷白福才介绍,小莲的父母十年前因车祸离世,小莲是由爷爷奶奶一手带大,小莲外出打工之前,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办案民警在两位老人家里,以及小莲舅舅家中,分别提取了大量有鉴定条件的遗留物。经过DNA比对,4月16号下午,在江安县临云寺江边发现的无名女尸,正是失踪十余天的年轻姑娘——小莲。一个19岁的姑娘,从小父母不幸离逝,究竟凶手是谁?为何对这一个身世可怜的孩子下此毒手?

  据长江航运公安局民警介绍:“她父母没有离世之后,跟她爷爷跟奶奶一起生活,在一两年以前就在宜宾县、宜宾市进行打工。”

  民警侦查获悉,2016年初,十九岁的小莲在南岸某理发店找到一份工作,成为一名学徒。但是,平时隔三差五就要向爷爷奶奶打电线号以后,突然失去了联系。联系不上小莲,着急之下,小莲的姑姑白女士心急火燎的赶到宜宾,找到与小莲一起租房的一个朋友进行打听。

  小莲的朋友说了实话,说小莲失踪之前,一直是跟她的男朋友贺某租住在宜宾三中附近一个出租屋。了解之后,她的姑妈立即通过各种关系又找到小莲的男朋友贺某。

  贺某是小莲的男友,也是小莲在理发店的同事。贺某告诉白女士,4月4号晚上,小莲和他大吵一架,第二天便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

  随后,贺某陪同小莲家人一起来到派出所报了警。接警后,辖区派出所民警在贺某的带领下,立即来到小莲失踪之前居住的小区走访调查。

  小莲与贺某在理发店相识,小莲负责洗头,贺某负责剪发。不久前,小莲被理发店辞退,但依然跟贺某一起住在员工宿舍里。贺某说,4号晚上,俩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当初派出所民警寻找失联的小莲时,小莲的男友贺某说,小莲在4月4号晚上和自己吵了一架,自己第二天下班回家,就发现小莲已不辞而别。此后也与小莲失去联系。按照贺某的说法,小莲是离开居住的地方后遭遇不测。

  办案民警调查,小莲与男友贺某在理发店打工相识,两人交往已经一年有余。案发前两个月,小莲被老板辞退,但一直居住在理发店为贺某提供的员工宿舍里。白天贺某上班,少有回家,小莲便在网上交友聊天,打发时间。

  据长江航运公安局民警介绍:“根据对小莲的暧昧的其他的几个男士调查走访,他们都不具备作案的时空条件,都被我们进行了排除。”

  办案民警决定回到案件本身,先推测出凶手抛尸的地点。办案民警调取了从小区大门到长江大桥这段路程的监控录像,果然有了新的发现。

  4月11号凌晨1点54分监控显示画面为,一名男子从小区出来,右手,抱着一个不明物体,这个物体的形状和大小,和死者的尸块相像。4月11号中午12点左右,这名男子再次走出小区,手里依然拿着一个不明物体,径直往长江大桥方向走去。第二天凌晨2点20,他又抱着一起东西走出小区,打着一把伞,回来的时候,依然是空手,东西不见了。

  据长江航运公安局民警介绍:“我们对那个抱着物品那个人的体貌特征衣着情况进行了专门的比对,经过我们的专门视频侦查小组的同志,对那个特征进行比对刻画。发现抱类似于编织口袋东西的人,正是贺某。”

  贺某,宜宾人,27岁,被害女子小莲的男友。根据小区监控记录,贺某在4月11、12号之间,曾多次出入小区抛弃不明物体,行为非常反常。民警判断,贺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4月21号,办案民警在贺某工作的理发店里,将其抓捕。

  审讯室里,贺某大呼冤枉,他说,自己虽然经常与小莲吵吵闹闹,可那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根本不至于对小莲痛下杀手。

  但是办案民警来到贺某的出租房进行现场勘查时,却有了重大发现。在床旁边的地板上有暗隐的血迹,而且擦不掉了。

  办案民警将这些血迹送回检验部门进行比对,其DNA数据与小莲完全一致。尽管贺某再三声明自己与案件无关,可面对铁板上钉钉的证据,贺某终于对杀人行凶一事供认不讳。

  在翠屏区南岸,小莲与贺某打工的理发店,2015年,刚满18岁的小莲离开老家,成为理发店学徒,与25岁的贺某相遇。小莲长得漂亮,性格开朗,贺某为人内向,老实本分,一个洗头妹、一个发型师,开始在这滚滚红尘里携手前行。

  据理发店王老板说,小莲刚来时,年纪小,不懂事,常常耍些小性子,担心得罪顾客,2016年初,王老板将小莲劝退回家。

  理发店老板王某还说:“有些顾客反应她洗得不好,不认真做事,说她两句,她还在暴脾气,在店里面摔东西,摔店里面的柜子。”

  小莲离开理发店后,依然与贺某一起住在员工宿舍里。民警调查获悉,小莲被辞退,便没有再去找工作,一直靠贺某的3000元左右的工资过日子,生活捉襟见肘。俩人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矛盾越来越多。4月9号这天晚上,贺某工作了一天,身心疲惫不堪,没想回到家中,却因为琐事又和小莲争吵不休。

  犯罪嫌疑人贺某说:“我害怕吵到隔壁的同事睡觉,就安慰她,不要闹,我去给你倒水,给你烧水,给你敷眼睛,不要闹。她又说你原先那么爱我,我说你白天睡觉,晚上又睡不着,我每天要上班。她当时就抓我脸。

  贺某说,自己对女友非常无语——没有第一时间回消息,回家之后少说了两句话,任何一件小事,小莲都可以上升到爱或不爱,这让贺某非常难以理解。

  大约一分钟左右,他就发现小莲死了,而且小莲没有气,没气之后,当时也没有报警,也没有做抢救处理,也没有送医。

  贺某眼睁睁看着小莲呼吸渐弱瞳孔放大直至离世。在把小莲杀害之后,贺某将小莲的尸体藏匿于床下。随后,他做出了更加丧心病狂的举动。

  犯罪嫌疑人贺某说:“一点钟左右把尸体拉出来,就准备拿刀出来,把尸体分成两部分。要弄出去的话,我就想分成两次运出去,把她手跟脚切断。”

  贺某将肢体、躯干放入编织袋,来到长江大桥上,分两次把尸块抛入河中,第二天则不动声色照常上班,直到小莲的家人找到贺某,贺某依然若无其事地导演了一出帮着寻人的好戏,陪着小莲姑妈来到派出所报警。可他忘记了一句俗话:任何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小莲从小失去父母,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或许性格上确实有些跋扈,贺某最初爱上的,是那个青春靓丽、率性不羁的女孩儿,最终杀害的,也是那个随心所欲、恣意妄为的女孩儿。感情的事,合则聚,不合则散,贺某千不该万不该残杀女友、还丧心病狂地分尸抛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版权所有:奥客彩网奥客彩网墙绘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