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电话:+86-0000-96877
案例展示

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展示 >

【案例分析】交通事故发生后当事人未及时报案

时间:2021/08/14    

  2019年10月28日,被告杨某虎驾驶登记于被告杨某鸿名下的丰田牌小型轿车,自腾冲市腾越镇来凤山向腾冲市政府方向行驶,当车行驶至腾冲市自来水公司附近时,将原告李某忠撞伤。后被告杨某虎即与一同乘车的妻子将原告送往腾冲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当日10时41分,被告杨某虎向腾冲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进行报警,因无相应证据,原告李某忠与被告杨某虎对事故经过叙述不一致,无法对事故经过、原因进行判定。经医院检查,原告的伤情为:1.腰椎第一节爆裂性骨折;2.左胫骨平台踝间棘撕脱性骨折;3.左膝内侧副韧带损伤。同年11月18日,原告住院21天后出院,支付医疗费45914.15元,购买成人护垫1个35元;出院后又购买成人护垫2个计70元;同年12月13日,原告又到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5天后于同月28日出院,支付医疗费8501.62元。

  经查,事故发生时,该丰田牌小型轿车由被告杨某鸿的丈夫苏某某在被告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腾冲支公司(下称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保险金额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并在保险金额责任限额期限内不计免赔。原告住院期间,被告保险公司于2019年11月1日为原告垫付医疗费10000元;被告杨某虎为原告垫付医疗费、门诊费、救护车费、护理费等计25163.15元。2020年6月18日,原告伤情经腾冲市人民医院鉴定,其腰椎损伤评定为9级伤残。因原告与被告为赔偿协商未果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保险公司提起反诉,要求原告返还其垫付款100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李某忠受伤,系被告杨某虎驾驶汽车发生事故所致,本案原告李某忠、被告杨某虎、杨某鸿、被告保险公司对此均无异议,即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事实清楚。在原告李某忠诉讼过程中,被告保险公司提起反诉,要求原告返还其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为其支付10000元的抢救费用。经计算,原告受伤产生的费用为:医疗费54520.7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天×100元/天=3600元,残疾赔偿金:36238元/年×5年(70周岁以上)×20%=36238年,伤残鉴定费1000元,依原告的伤情和实际,其第一次住院21天酌情支持二人护理,第二次住院一人护理,护理费计算至原告定残日计234天 其护理费为(21天+234天)×100元/天=25500元,以上合计为120858.77元。本案发生交通事故时,原告李某忠为行人,被告杨某虎为机动车驾驶人,依照法律规定,被告杨某虎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李某忠存在过错,原告的上述损失应由被告杨某虎予以赔偿;被告杨某鸿虽系该肇事车辆实际所有人,但该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车辆手续齐全,车辆驾驶人具有驾驶资质,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被告杨某鸿存在过错,被告杨某鸿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杨某虎驾驶的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相应保险,其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为救治伤者送医院就医,没有立即报警和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且没有标明现场位置,但其在事故发生不到三个小时即进行报警,没有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难于确定,被告保险公司应在该车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原告的损失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医疗费用10000元、伤残赔偿费用61738元,计71738元;剩余49120.77元由被告保险公司在50万元第三者险保险金额责任限额内赔偿。

  最终,奥客彩网奥客彩网法院确定由被告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某忠交通事故医疗费、伙食补助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等经济损失计110858.77元。

  现实中,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为了逃避法律的处理或是救护伤者等原因,未及时报警的情况很多,这也导致执法部门未能清晰、明确的为事故双方当事人划分事故责任,从而为法院的审理带来困难。故此,法院遇到此类案件时首先要明确案件的性质,再次,在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根据法律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在本案中,原告李某忠受伤,系被告杨某虎驾驶汽车发生事故所致,当事人均无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和“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被李某忠作为行人一方存在过错或者故意碰撞机动车,因此,应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杨某虎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将伤者李某忠送往医院救治的行为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的规定,其虽然没有立即报警和及时通知保险公司,没有标明事故现场位置,但在事故发生后不到三小时内进行了报警,杨某虎在情急之下的如此选择合乎常理,并非《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十六条第(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一条“投保人在事故发生后负有及时通知保险公司的义务,故意或是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部分,不承担赔偿或给付保险金责任”中所规定的“故意或因重大过失”;杨某虎虽然在事故发生后驾驶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但结合其随后将李某忠送至医院并垫付医疗费及后续报警的行为,其并无逃避自身责任的主观恶意,不构成保险公司主张的免责事由,故保险公司应在该车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原标题:《【案例分析】交通事故发生后,当事人未及时报案,不能作为保险公司的免责事由》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 版权所有:奥客彩网奥客彩网墙绘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